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兄弟站:80后之窗 欢迎来到芭厘时尚网!登陆注册
服饰 美容 情感 旅游 健康 星座
生活,并不在别处(那些重走的路,与重新的开始)
2015-07-02 09:25:41   来源:MISSCOLDSALON   编辑: 0条评论   分享本文
好几个月以前,苏在QQ上跟我说,陈,陪我去一趟大理吧!彼时,我正在处理手头的一个订单,于是并没有多说什么,只回“好!等我安排时间!”。



近些年,我的话变得越发少了,尤其是承诺类的话语,更是惜字如金,也许正因为这种不轻易承诺,反而使自己能记住每一个承诺并妥妥地去践行了,竟然也敢大言不惭地跟别人说,我,一诺千金。我想我终究变成了曾经渴望成为的靠谱女子,至少,于人于己,均能给之稳稳的安全感。



昆明相聚的日子定在5月9日,而我给自己安排的休假时间早在月初便开始了,我从西安去了东北边的一个海滨小城,居于友人家,见了想见的人,且无所事事随心所欲地度过了几日,没有特意安排什么游玩项目,却也尝了美食喝了酒,看到一片寂静的蓝得彻底的海,干净而又纯美,自然也没有像煮饺子一样下海游泳的人群。曾经我误认为自己是个文艺青年时,也喜欢摄影,后来,当发现那些被我定格的图像躺在电脑里很多年不曾被我翻起过后,我开始不喜欢拍照了,这世间充满着太多的变数与物是人非,斯人斯景过了便再也回不去了,留下那么多记忆的线索又有何用呢?于漫漫时光而言,过多的记忆反而成为了累赘,我们总归要轻装上阵,我们总归要在时间的隧道里孤身前行,并学会与自己的内心朝夕相处、平和静好,与偏执挥手告别,与伤痕握手言和,就像宋冬野唱的那样“她说前半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我不知道董小姐是个怎样的女人,但我陈小姐似乎早已明白了这个道理。



7
日,我从那座小城返回北京,赶当天晚上的航班飞往昆明。与一些人告别,总会与一些人相见,我就在这样的时光交错里学会了淡定从容。长期的睡眠不足使我的精神萎靡到极致,似乎能在任何时间段任何场所沉沉睡去,又似乎在哪都睡不着。我忘了自己从何时起,好的睡眠质量已经成为生活里一件十分重要并且被身边的人关注起来的大事,年少时睡不醒,如今的睡不着,想来挺可笑,完全归结于压力似乎又太片面,说到底,不过是自己不放过自己,睡不着,只因你的内心不想让你睡,或者,对于明天没有过多期待,想在今天多待一会,又或者,对于明天拥有过多期待,迫不及待的兴奋又让肾上腺素占了先锋。

在首都机场二楼的某家咖啡厅里,我是睡了那么一会的,时间估计不超过30分钟。忘了是一杯摩卡还是卡布奇诺,我跟几个亲密的人说过自己有点人格分裂,理性、冷静、刚强如铁是第一人格,在她的层层武装下,又隐藏着一个小女孩,她要保护她,所以,她越发凌厉,她越发单纯。开玩笑的时候,朋友问我,你最近还好吗?我总是回答,我们很好。是的,我们很好,因为我必须让我们很好,否则,心灵世界会坍塌,小女孩会受伤。整个旅程我都带着周国平那本《灵魂只能独行》,虽然看的时间并不多,却也时不时能在火车上、候机期间、客栈里翻上几页,看到写进内心的句子,会回过头来,读一遍。恰好身边有个人依偎,相视而笑,我用手指轻触那几行字,他徐徐轻念,便已经是足以暖至骨髓的画面了,这得另当别论。若要问我是否有这个人,我定当不会明说的,毕竟,红玫瑰与蚊子血,白玫瑰与饭粒的论调你我耳熟能详,情感是人世间最为私密的体验,我想我宁愿让玫瑰静静地开在内心深处,也不愿意让别人以“旁观者清”的锐利告诉我是血是饭,因为我内心的小女孩不懂世间坎坷与无情伤害。



航班到的很晚,且因为停机位的问题,在舱内等待多时才下机,到达酒店check in后已是午夜两点多。多年孤身一人出差的经历,使我养成了挑酒店的习惯,安全、舒适、服务必须面面俱到,只因去往陌生地,身心疲惫之余不愿意再把精力耗费在一些无所谓的小事上,不愿意给自己添堵。因此,一切顺利,一觉到天亮,尽管又欠了几个小时睡眠。但总归是为了见想见的人。比如翠儿,瘦弱的身躯,总让我想起某本书里描绘的那种似乎永远长不大的少女,即使为人母了,有一种感觉总能保持下去,单纯的善良,抑或是豁然的傻乎,生活虽然多多少少总会给每个人刻上残忍的几刀,但毕竟还是有些人不会变得面目全非的。我们曾经从成都坐几个小时的汽车去翠儿的家乡看刚生完孩子的她,深夜才到,寥寥数句、匆匆一夜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回成都,飞回各自的城市继续自己的生活。我们已经将彼此之间的情感习以为常,这种温暖而踏实的感觉已经让相见与别离都免了雀跃与伤感,岁月无大碍,我们便可一直到老,如此而已。我还见了小果,如她说的,你都来了云南,我们还不见面拥抱一下,必心不甘。我的内心亦有这般感受,于是,犹如老友,自然见面,轻松吃饭,缓缓散步。车窗外有大片大片紫色的树,美得如同我的梦境,看着我惊艳的表情,为了弥补我因为时间仓促不能亲自下车去一睹花容的遗憾,等我走后她又特意去为我拍了照片,并发在朋友圈,内心之温暖不言而喻,惟愿岁月能一如既往地善待她,让她继续一切美好,不要辜负她的所有努力。



昆明至大理的火车上,我的各种无所适从最终也被旅途里的小期待渐渐淹没,但我始终是个“嗨”不起来的个性,有人说这是高冷,我称之为“沉重”。想得太多的人,总是容易突然就陷入沉思,思考向内延伸,对外界的感知能力就会相应减弱,我越来越抗拒那种考验临场反应能力的事了,比如脑筋急转弯,比如层层追问或者连续发问,我会突然思维停顿,不知他人所云,于是我又开始不喜欢与陌生人交谈,除非带着明确目的,而对于人生哲理、处世之道等之类的,已然没有耐心听任何陌生人讲述了,我是谁?我的曾经是怎样的?我爱什么?我追求什么?我想要怎样的明天?我如何与自己、他人、世界相处?这种种问题终究只能自己去思考并寻找答案,至于从来没想过这些问题的人,听再多的人生哲学也于事无补。看吧!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极其固执的,没有人会因为一碗鸡汤从此走向光明大道,从此免走弯路免受伤害,我们最终还是得在摸爬滚打里泪眼婆娑地把自己的人生经验熬成一锅汤慢慢喝。那一整晚都被下铺如雷的鼾声吵得睡不着,我去两节车厢的衔接处抽烟,除了火车碾过铁轨哐当哐当的声音外,还有呼噜声、孩子哭声、年轻妈妈疲倦的安抚声。抽完独自坐在车窗前,外面漆黑一片,但我想,几个小时后必定能看到大理的白墙青瓦、蓝天碧波,一整晚的劳顿与忍受便也是值得的了,假如人生也如此,我们目的地清晰、坚信美好,那么暂时的黑暗应该也是不值得抱怨的吧!只可惜,人生哪能像列车般如此简单呢?于是,我们惶惶不安,我们焦虑抱怨,我们担心晚点与脱轨,我们甚至不知道将停靠在哪,那么多的不确定因素,早已决定了我们情绪上的百转千回,所以,真的没必要太在意自己偶尔的悲观低落与迷茫,相信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情绪,我们只需要与它们和平共处,不要试图去消灭它们,反而要对它们微笑问好。



大理的清晨,风有点大,即便早已夏天了,还是需要薄外套。这是我第二次踏上这片土地,蓝天白云,苍山洱海均是丝丝熟悉的感觉,因为到的太早,预订的客栈暂时没法办理入住,恰好又让我们体验了一把流落街头的感觉,四个人,拉着七八件行李,在古城边上的某家小铺面里吃早餐。米线,与湖南米粉差不多的感觉,只是做法与配料完全不同,倒也是别具风味。我因为整晚没睡而相当疲惫,又加之没卸妆、没洗头、没刷牙、没换衣服而十分嫌弃自己,萎靡不振提不起任何精神,倒是某一个瞬间,清晨的阳光不偏不倚地打在啃兔头、剥茶叶蛋的人身上,我从逆光的角度看上去,他们发丝清晰,面容娇好,那些熟悉的小动作一气呵成,比如苏那噘嘴一笑,二妹子那不屑神情,时光突然变得很慢,我都似乎听到了它静静流淌的声音,我想此次旅行我再无心看风景,将把大部分时间用于与心相对。漫不经心地注视着微微翘起的眼睫毛,小心翼翼地抽出一根烟,就着阳光,深吸一口,突然就想在这样的早晨这样的时刻睡过去,且沉睡不醒。



在古城里瞎溜达了一圈,我完全无心思看景看花裙看旅人,只想把整个上午的时间耗过去,然后去客栈刷洗自己,再倒头大睡。客栈是我们提前近半个月就订好的,位于龙龛码头,是海景房,苏的朋友曾住过,离海确实近在咫尺,观景阳台、全景落地窗、懒人沙发也一应俱全,一切均像无数旅游攻略里PO出照片的样纸,是无数文青逃避现实的一剂良药,一勺心灵鸡汤。我窝在一楼的懒人沙发上睡觉,因为老板说,前面的住客还没退房,我们还需要等,这个时候,时间已经是不值钱的东西了,可以用来挥霍或者等待,而我,更想用来睡觉。我们在大理安排了入住三晚上的行程,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有点多了,因为我一直知道,丽江才是一个值得多待几天的地方,至少我一直这么认为。但此行主要目的是陪好苏,看她的兴奋劲,便也觉得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只愿我那慢热高冷的性子不要扫了她的兴。早在出行前她便嚷嚷着要我带她去泡吧喝酒了,虽说我并不是视酒吧为艳遇场所危险地带,但也确实考虑过三个独身女性的安全问题,我是个没有任何冒险精神的女人,好在有一男子愿意充当护花使者,我才叫了超量的酒,四个人,除了我,其余三个均不胜酒力,又没有娱乐精神,虽说玩的游戏叫真心话大冒险,其实不过是四个人傻乎乎地说了几个小时真心话罢了,苏定当喝到微醺,回去的出租车上放声唱起了“最炫民族风”,靠在我的肩头,喃喃细语我想婠婠了,婠婠,是她不到一周岁的女儿。女人一旦做了母亲后,便再也不能拥有一颗完整的心了,实实在在地割了一部分存放在孩子身上,终身不得取回来。



云南的阳光恶毒,晚出晚归似乎成为了我们唯一的选择,整个白天我都会窝在客栈里,窗外是被照射得明晃晃还刺眼的洱海,游轮的鸣笛声沉闷,我仿佛被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偶尔也会想象一下公司的同事们将在怎样的繁忙里度过这一天,但渐渐地,我又将这些挂碍放下了。

客栈老板与苏聊得火热,并给了她一份美食攻略,自诩为吃货的她,自然不会放过几个重要地标,比如古城里的人民路,我们照着百度地图在古城里搜寻,来往穿梭的旅人,脸上有着不同的表情,街边手鼓店里的年轻人,不断敲打着手鼓招揽生意,或许,很多人都向往过这样的生活,于某个看起来文艺的地方开一家店,远离尘嚣了此余生,当我走过那么多地方后,再也没生过这样的念头,毕竟,生活的压力无处不在,当我们把一种梦想中的生活过成了平常,同样会滋生出各种各样的烦忧的。在一家店里买到了好喝的椰奶,或加了抹茶粉的鲜奶,于是日日惦记,自然也有人愿意穿过好几条街步行过去帮我买回来,我总是被如此善待呵护与宠溺着,正因为此,我又时常为自己的孤独感、悲凉感、缺乏安全感、抽烟行为等自责,觉得自己矫情,或者装逼。



相对于大理而言,丽江我更熟悉一些了,毕竟,丽江是我去过多次并且现如今还不觉得腻的地方,有几个小酒吧和私房菜馆,我每次都会去,但它们不一定每次都还在,倒是那些街道,似乎年复一年,它们永远是那个样子,青石板、小桥流水、繁花、沉默的树、湛蓝的天,还有各种弹吉他歌唱的人。这世间,我们还需留恋什么呢?会变的,总有一天会消失不见,留也留不住,不会变的,它们依旧是老样子,改也改不了,多年前,在大水车旁边看到的成群结队的流浪歌手拨动琴弦,肆意喝酒与歌唱,你觉得心潮澎湃岁月如歌,多年后,在同样的地方,看到几个年岁中年的女人静心素描或水彩,脸上散发着你欣赏的笃定与安详,你觉得如此亦甚好,根本不再为物是人非而感到失落,你享受着当下,并为那些曾经经历过的快乐而内心欢愉,你看着身边的人与感受着真实的牵手与拥抱,看着他们新奇而又开心的表情,顿觉岁月并没有亏欠你任何东西,该有的,它总会不紧不慢不急不缓地给你,你只需张开怀抱,慈悲对待,勿辜负了那些善意而真诚的心。

四方街的小吃摊变了很多,也涨价了,既然带了几个吃货,那里自然成了古城第一目的地,上帝保佑,大家没有吃坏肚子,还能去KTV欢唱到凌晨一两点。第二天从古城边的家庭旅馆搬进了朋友推荐的客栈,位于古城的北边,院内有茶案,有紫藤花架,花期已过,但从二楼的走廊朝下看,连绵青瓦,还爬满绿色的藤蔓。客栈的装修细节倒是用了一番心思,无论是床品还是洗浴间,均注重品质而非敷衍。一路上,我都带着改善睡眠质量的目的,因此挑床挑得有点苛刻,愿苏和二妹子不要觉得我公主病,牡丹园的床倒是合了我的心意,倒是院子里那条叫“欢欢”的泰迪犬令我哭笑不得,如果几年前,这个欢欢就在了,我不得不怀疑朋友的良苦用心。客栈老板留短发,抽白盒的X娇子,看起来高冷不随和,朋友跟我推荐时便告诉我,客栈老板与你有几分相似,喝茶抽烟看起来不易接近,实则温暖安静言行举止令人舒适,遗憾并未与之交流过多,和善微笑,浅尝辄止。我早已丧失了与陌生人相谈甚欢的能力,再没有年少轻狂时那样的精力,不厌其烦地告诉别人我从何处来将往何处去,一路同行之人无需我说,萍水相逢之人何来懂?分道扬镳之人虽知来路却前路不合,但总有个人或默默跟随,或默默等待,终得遇见,相伴前行。



那晚,在客栈附近找到一家名叫“巷里”的私房菜,老板娘与几个友人在抽烟喝酒聊天,老板穿着棉麻对襟衫,戴框架眼镜,在店里来回忙碌,时不时温柔地看几眼坐在角落里与姐妹交谈的女人,她说,我想吃鱼,他温柔回应,红烧鲤鱼好不好?你好久没吃了,她说,好。他便转身去了厨房,他们之间的一切对话均以最自然温暖的语速语调进行着,我突然嗅到了一种叫幸福的气味,这种气味,又在束河那家叫“近水楼台”的私房菜馆里再次闻到,只是那发生在老板娘与她约摸五六岁的女儿之间,交谈内容还是有关于“吃什么”。我是个闲暇时间喜欢做饭的人,当别人将我定义为文艺青年时,肯定对我喜欢做饭这个事感到惊奇,只是我本能地在找一种理想与现实的平衡点,坚信关注“吃”,尤其是如何自己亲手制作食物这个事,能让我更加接地气一点,那样,我也越能得到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我说过,我的家必须有书桌书架和宽敞明亮的厨房,因为人,终究不能靠精神食粮将自己填饱,我看完一本书后,喝一杯牛奶方才觉得满足感幸福感爆棚。



至于喝酒泡吧这个事,我早已不热衷,但若碰到了对的人,我又能提起兴趣。大理古城洋人街的酒吧倒不是我喜欢的那种风格,但大研古城里那家名叫“水泊梁山”的酒吧却总让我念念不忘,资深的摇滚迷才会知道陈劲那首《逼上梁山》吧?而我喜欢水泊梁山也许正是这首歌带给我的一种“江湖”感觉,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替天行道,行侠仗义。我骨子里是带着一种“闯荡江湖”的英雄主义情结的,尽管我柔弱又缺乏冒险精神,但人就是这么个矛盾体,越缺乏什么,便会越去靠近什么吧!酒吧自酿的梅子酒口感好,后劲足,就像我们经历过的某些感情,你以为自己OK,结果一个踉跄跌倒,鲜血淋漓。点一壶喝掉,醉没醉,你就能知道有没有高估自己,你其实不胜酒力,就像你在感情里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坚强与胜券在握一般,你就是个需要保护需要温暖怀抱的孩子,你说,我是因为跟你们才这样放开喝的。是的,你也是因为他才毫无保留去爱去付出的。喝醉的感觉很难受,天旋地转,但偶尔,你又会喜欢这种体验,毕竟只有在那样的状态里,你可以说疯话,说傻话,你可以无所顾忌地流泪,你也可以勇敢地说我要抱抱你。当然,我也要谢谢你,给我一个那样的机会,将内心里对你的担忧、牵挂、心疼用眼泪表达出来,平时我多么高冷啊,我总是说不出那些矫情的甜言蜜语,倒不如你先来,我跟上。我依然还是不能说出多有哲理的话去开导你,Trust your self,OK?


看了二妹子写的日志,才发现自己从来没写过正儿八经的游记,尽管每年均有雷打不动的几次出行,但回来后不看照片,不写攻略,只胡掐几篇不成文的心灵随感,不写美景美食,不写遇见离殇,因为我知道,生活,并不在别处,那些看过的风景、吃过的美食,想看了还会去,想吃了自己按照记忆的味道钻研烹饪。景色变了的不遗憾,新景换旧景,我心依旧,温润相待;做不出的味道不苛求,油一勺盐一把醋几滴,终究得调出自己喜欢吃的口味。生活,无非就是学会放下,活在当下。

(本文来源:MISSCOLDSALON;)

相关新闻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京ICP备09053266号 娱乐八卦 公益慈善 会展活动 时尚 品牌 综合 服饰 美容 情感 旅游 健康 星座 美女 时尚 娱乐 旅游 北京:丰台区南曦大厦D座12层
贵阳:云岩区圣泉流云花园-观云邸1栋
合作:[email protected]
投稿:[email protected]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免责声明